美国判例研究(4)—保密关系
 
发布时间:2015-03-09 浏览次数:

 

案例4—保密关系

[阅读提示]

商事经营活动中,经营者积累了一定的“详细信息”,即使雇佣关系中双方未约定保密关系,雇员知晓详细信息时,可视双方之间的关系为保密关系。那么是否可以说但凡“详细信息”必为商业秘密,知晓经营过程中积累的客户名单、供应商的资料、客户特定的购买需求及采购习惯等必然会伴随保密关系的形成呢?本案中,美国法院从雇主当初雇佣雇员的角度出发,侧重评析了涉案详细信息的本质,对本案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保密关系以及前任雇员使用涉案详细信息是否构成无权披露进行了分析探讨。

 

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

原审原告、上诉人、交叉被上诉人罗伯特 L. 默瑟

原审被告、被上诉人、交叉上诉人C. A. 罗伯特公司

编号:76-2651

197846[1]

 

*1234 汤姆·托马斯(Tom Thomas, 得克萨斯州,达拉斯, 代理原审原告、上诉人、交叉被上诉人。

 

温特沃斯 T. 杜兰特(Wentworth T. Durant),罗纳尔德 G. 威廉斯(Ronald G. Williams),得克萨斯州,达拉斯,代理原审被告、被上诉人、交叉上诉人

 

自美国联邦得克萨斯州北区地区法院上诉。

 

本案由巡回法院法官索恩伯里(THORNBERRY)、安斯沃斯(AINSWORTH)和摩根(MORGAN)共同审理。

 

巡回法院法官索恩伯里:

本多元案件争议点FN1围绕双方之间口头雇佣合同的成立、修改以及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展开。前雇主和前雇员均提出上诉,*1235本院维持地区法院的判决,驳回双方上诉。

被告是一家伊利诺伊州的公司C. A. 罗伯特公司(C. A. ROBERTS COMPANY),经销油管、管道等类似的金属产品。尽管该公司已经在得克萨斯州营业超过40年,但直至19687该公司聘请原告默瑟(Mercer前,其在得克萨斯州没有聘请任何雇员。几个月后,被告成立了达拉斯销售办事处,默瑟担任负责人。双方当事人之间订立的是口头雇佣合同,未明确约定合同的有效期限。然而,照双方的理解看来,默瑟负责发展、完善达拉斯办事处,这将花费3-5年的时间。默瑟十分胜任此工作,他辞去在罗伯特公司竞争对手处的职位后,担任达拉斯办事处负责人。

19708月,双方约定除固定的薪酬外,默瑟还可以获得公司的分红。分红计划的来源构成是达拉斯办事处对公司年利润的15%,追溯至197011起算,并按季度分红。同样,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4年后,19748月,默瑟被告知自197411起改变分红方案。很明显,达拉斯办事处意料之外的收益,使得默瑟依原方案分配得到的分红与其他员工的分红不成比例。默瑟不满意这一改变,于1975120辞职。

默瑟离开公司时,带走了一份“客户数据清单”,其中记载了他所有的客户名单、每位客户购买的材料型号、采购习惯,以及不同供应商的信息等。他还带走了公司的价目表,其中记载了公司出售的各种物品清单及其价格。自此默瑟开始跟罗伯特公司竞争,从罗伯特公司达拉斯区域的很多客户处招揽业务。辞职后,默瑟在得克萨斯州设立了一家公司,名为C. A. 罗伯特的公司,自己是唯一的股东。然而,依据得克萨斯州“设定名称”法案FN2的规定,默瑟提交了达拉斯和塔兰特县政府官员出具的证明文件,其中授权其以“默瑟金属”为名经营公司。被告罗伯特公司从未向得克萨斯州务卿注册过自己的公司名,也没有进行保留。FN3之后默瑟解散了公司,因此被告没有对默瑟的公司名提出主张。

默瑟在辞职当天就向法院起诉,寻求未支付的薪酬和分红以及律师费,共计约3,7000美金。罗伯特公司提交答辩状,并反诉原告,诉称默瑟盗用罗伯特公司商业秘密、从事不正当竞争行为,违反了其对公司的诚信义务,请求给予强制性救济和损害赔偿金3,5000美金。地区法院认定,依据《反欺诈法》以及《德克萨斯州贸易与商业法典》第26.01条(Tex.Bus. & Comm.Code s 26.01,涉案雇佣合同不可执行,默瑟并未盗用任何商业秘密、从事不正当竞争行为,也未违反诚信义务。因此,地区法院判决,本诉中罗伯特公司胜诉,反诉中默瑟胜诉。默瑟提出上诉,罗伯特公司提起交叉上诉。

……

II. 商业秘密

*1238默瑟离开公司时,带走了一份“客户数据清单”,其中按首字母排列记载了罗伯特公司的客户名单,名单上标注了客户采购材料的型号、数量和价格、买方地址和代理机构的名称。他还带走了公司的“价目表”,记载了公司所有的产品及其价格,包括罗伯特公司对供应商的分析。罗伯特公司主张这些材料属于保密材料,内含有价值的商业秘密,默瑟带走材料的行为违反了诚信义务,并使用这些材料来跟罗伯特公司不正当竞争。

首先,本院要查明的是默瑟与罗伯特公司之间是否存在保密关系。在得克萨斯州,法院审理时遵循以下规则:一方(1)若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秘密;或(2)其披露行为违反了保密义务,该方须承担披露商业秘密的责任。Hyde Corp. v. Huffines[2]本案争议点仅在于是否存在第二种情形。

地区法院经查明认定,双方当事人就涉案材料是否符合保密性未达成一致。但双方也无须就保密性达成明示的合意。Hyde Corp. v. Huffines, 同前注[3]at 770如果“雇员明知或依情形应知雇主希望保密此类信息”,那么法律将推定雇员不得披露其在雇佣期间获得的信息这一条款是雇佣合同的组成部分。Lamons Metal Gasket Co. v. Traylor[4](《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休斯顿,1961年(Tex.Civ.App. Houston 1961,驳回调卷令申请)。

很明显,不是所有的雇佣关系都具备保密性。Rimes v. Club Corp. of America[5] (《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达拉斯,1976年(Tex.Civ.App. Dallas 1976),驳回调卷令申请)Furr's, Inc. v. United Specialty Advertising Co.[6](《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厄尔巴索,1964年(Tex.Civ.App. El Paso 1964),驳回调卷令申请),驳回调卷令申请[7]然而,当雇员知悉雇主营业的详细信息时,这种关系可以被视为保密关系。Thermotics, Inc. v. Bat-Jac Tool Co.[8](《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休斯顿第一审判区,1976年(Tex.Civ.App. Houston (1st Dist.)1976),驳回调卷令申请);Orkin Exterminating Co. v. Wilson[9](《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泰勒,1973年(Tex.Civ.App. Tyler 1973),驳回调卷令申请)Rimes v. Club Corp. of America, 同前注[10], 914(法官附带意见)。

尽管本案中毫无疑问默瑟知悉罗伯特公司营业的“详细信息”,但本院不认为双方当事人的雇佣关系为保密关系。默瑟未被明确告知应保密此信息,本案中他可以合理地假定材料不具备保密性。地区法院认定,默瑟作为新雇员的优势在于,他可以招揽其在任职于罗伯特竞争对手公司期间服务的大量客户。因此,他在任职于罗伯特公司时,给罗伯特公司带来大量有关这些客户的信息,很明显,他离职单干时带走这些信息也符合常理。FN7

相反,本院认定,涉案的争议信息不属于得克萨斯州法规定的商业秘密。应当注意的是,罗伯特公司的价目表从一开始就未隐瞒竞争对手公司,因此这些信息不是商业秘密。Rimes v. Club Corp. of America同前注[11]Research Equipment Co. v. Galloway[12] (《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韦科,1972年 (Tex.Civ.App. Waco 1972),驳回调卷令申请)。此外,法院还认为,仅仅是客户名单本身并不构成商业秘密。SCM Corp. v. Triplett Co.[13](《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圣安东尼奥市,1966年(Tex.Civ.App. San Antonio 1966),驳回调卷令申请)Gaal v. BASF Wyandotte Corp.[14](《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休斯顿第十四审判区,1976(Tex.Civ.App. Houston (14th Dist.) 1976),驳回调卷令申请)Research Equipment Co. v. Galloway, 同前注[15]

罗伯特公司主张,其对供应商、买方特定需求及采购习惯的分析是商业秘密。*1239毫无疑问,这些信息将在极大程度上有助于潜在竞争对手,但我们不能就此进一步认定它符合商业秘密的标准。在Brooks v. American Biomedical Corp.[16]  (《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伊斯特兰,1973(Tex.Civ.App. Eastland 1973,驳回调卷令申请。)案中,法院认定,包括价格、快递路径、公司客户以及客户雇员在内的信息情报均不是商业秘密。法院着重强调这些事项“为本行业内的从业人员所公知,或者可以通过独立的调查轻易获悉”。同上注[17]at 685FN8同样地,本院认为,默瑟所带走的材料内的大部分信息都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获得。地区法院也是如此认定,且这一认定并不存在明显错误。很明显,通过对客户的简单观察和接触,可以获悉这些客户的需求和采购习惯。尽管这些对供应商的评估确实提供了不同的考虑因素,但这些信息只是公司在选择供应商时所利用的一部分数据。例如,一位供应商可能被认为更有责任感,但是其价格明显高于另一位。此外,在任职于罗伯特公司前,默瑟曾担任竞争对手的销售人员,而本领域内的任何有经验的从业人员都必然与各类供应商有过接触。因此,尽管无法从其他途径轻易获得这些对供应商的评估信息,本院仍然认为这些信息本身并不是商业秘密。

罗伯特公司聘请默瑟发展、完善达拉斯办事处也是部分因为默瑟在行业竞争对手处任职期间所获悉的知识,以及默瑟加入罗伯特公司时带来的其所负责的大量客户。这一事实支持了本院就此问题得出的结论。正如地区法院认定的,“默瑟持有其任职于罗伯特公司竞争对手期间所服务的客户名单和需求,并于就职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了罗伯特公司,罗伯特公司对这些客户名单和需求的知悉也恰恰暗示了默瑟有权持有这些客户信息”。地区法院的这一认定并不存在明显错误。此外,若默瑟未任职于罗伯特公司,他就没有渠道获得罗伯特公司的客户信息,而若罗伯特公司没有聘请默瑟,那罗伯特公司也不可能获得其竞争对手的类似信息。简单说来,“对别人如何对自己也应如何”。

III. 侵占商业秘密

地区法院认定,默瑟没有以其在得克萨斯州设立的C. A. 罗伯特公司的名义招揽客户,没有利用该名称来误导潜在的客户,也没有以该名称完成交易。这些认定均不存在明显错误。

然而,罗伯特公司主张,默瑟向得克萨斯州务卿保留“C. A. 罗伯特公司”这一公司名的行为,使罗伯特公司不具备在得克萨斯州从事经营以及建造仓库的资格。但是,法庭记录并没有显示罗伯特公司曾试图具备该类资格以在得克萨斯州从事经营。见《德克萨斯州贸易公司法案》第8.01条(Tex.Bus.Corp.Act art. 8.01尽管罗伯特公司已经在得克萨斯州营业多年,但在庭审期间,它既没有向得克萨斯州支付特许经营税,也没有试图向州务卿注册公司名。见《德克萨斯州民事制定法修正案》税法通则篇第12.01条(Tex.Rev.Civ.Stat.Ann., Taxation-General, art. 12.01)(特许经营税);《德克萨斯州贸易公司法案》第2.07条(Tex.Bus.Corp. Act art. 2.07)(保留公司名)。地区法院正确地得出结论,认为默瑟在得克萨斯州设立公司的行为(该公司在庭审前已经解散),未给罗伯特公司造成任何损失。

IV. 结论

基于对上述事实的认定,本院无需考察双方当事人提出的其他争议。*1240维持地区法院的全部判决,双方当事人各自承担己方上诉的费用。

维持原判。

 

巡回法院法官安斯沃斯发表异议意见:

……

FN1.本院适用法院所在地得克萨斯州法律作为准据法。Erie R.R. Co. v. Tompkins[18]

 

FN2.《德克萨斯州贸易公司法案》第2.05条(Tex.Bus.Corp. Act art. 2.05);《德克萨斯州民事制定法修正案》第5924条(Tex.Rev.Civ.Stat.Ann. art. 5924)。最近,得克萨斯州立法机关全面修改了设定名称的要件,在《商法典》内增加了第36章。《第65届议会会期法律汇编》(1977年版)第4031095页(Session Laws 65th Legislature, Ch. 403, at 1095 (1977)。)

 

FN3.《德克萨斯州贸易公司法案》第2.07条(Tex.Bus.Corp. Act art. 2.07)。

 

FN7.此外,罗伯特公司很明显已经从默瑟带来的客户名单和需求中获利不少,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公司也不该抱怨。

 

FN8.与该案判决明显相反的是Crouch v. Swing Machinery Co.[19](《得克萨斯州民事上诉判例汇编》,圣安东尼奥市,1971(Tex.Civ.App. San Antonio 1971),驳回调卷令申请),随后的Brooks案判决并未援引或区分该判决。然而,本院认为,二者比较起来,Brooks案更具权威性,因为得克萨斯州最高法院驳回了Brooks案的调卷令申请,并指出判决中不存在可撤销的错误。相反,Crouch案无相关调卷历史,这表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至最高法院。

 

 

C.A.Tex. 1978.

Mercer v. C. A. Roberts Co.

570 F.2d 1232

 

 

 




[1]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Fifth Circuit.Robert L. MERCER, Plaintiff-Appellant-Cross Appellee,v.C. A. ROBERTS COMPANY, Defendant-Appellee-Cross Appellant.No. 76-2651.April 6, 1978.

[2] 158 Tex. 566, 314 S.W.2d 763, 769 (1958).

[3] 译者注:158 Tex. 566, 314 S.W.2d 763, 769 (1958).

[4] 361 S.W.2d 211, 213.

[5] 542 S.W.2d 909.

[6] 385 S.W.2d 456.

[8] 541 S.W.2d 255.

[9] 501 S.W.2d 408, 411.

[10] 译者注:542 S.W.2d 909.

[11] 译者注:542 S.W.2d 909.

[12] 485 S.W.2d 953.

[13] 399 S.W.2d 583.

[14] 533 S.W.2d 152.

[15] 译者注:485 S.W.2d 953.

[16] 503 S.W.2d 683.

[17] 译者注:503 S.W.2d 683.

[18] 304 U.S. 64, 58 S.Ct. 817, 82 L.Ed. 1188 (1938).

[19] 468 S.W.2d 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