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判例研究(2)—秘密性
 
发布时间:2015-03-09 浏览次数:

 

案例2—秘密性

[阅读提示]

化工产品生产商起诉两个摄影师,诉称他们利用直升机从高空拍摄自己正在施工的工厂是侵占商业秘密的行为。诉讼的焦点是,航拍工厂建筑工地是否是获得他人商业秘密的不正当行为。法院引入商业道德观念认为,不能要求权利人采取不合理的保密措施来防止那些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该做的行为,滴水不漏的保密措施没有必要。获取商业秘密的不正当行为需要具体情况判断,在本案中无论航拍行为有没有违反空中管制的法律,它都是侵犯商业秘密的不正当行为。

 

 

 

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

原告、被上诉人杜邦公司

被告、上诉人罗尔夫·克里斯托弗

民事诉讼编号:28254.

驳回重审及全席重审申请:1970825[1]

 

 

*1013 戴维 J.克里格(David J. Kreager,乔治 G.塔克(John G. Tucker, 奥盖恩、贝尔和塔克律师事务所(Orgain, Bell & Tucker, 得克萨斯州,博蒙特,代理原审被告、上诉人。

罗伯特 Q. 基斯(Robert Q. Keith,曼哈夫、韦伯、基斯和戈索林律师事务所(Mehaffy, Weber, Keith & Gonsoulin, 得克萨斯州,博蒙特,小威廉 E. 柯克(William E. Kirk, Jr.,特拉华州,威尔明顿, 代理原审原告、被上诉人。

 

由巡回法院法官维斯登(WISDOM, 格德堡(GOLDBERG)及英格哈拉姆(INGRAHAM)审理。

 

巡回法院法官格德堡:

 

本案涉及商业间谍行为,在本案中,飞机只是表面的道具,掩藏在背后起关键作用的则是照相机。被告上诉人罗夫尔(Rolfe和加里·克里斯托弗(Gary Christopher是得克萨斯州博蒙特的摄影师。未知的第三方雇佣了克里斯托弗兄弟去航拍杜邦公司(E.I.DuPont deNemours & Company, Inc.位于博蒙特的工厂建筑工地。(他们)于1969319从空中拍了十六张杜邦公司工厂的照片,照片之后被冲洗出来寄给了该第三方。

    

显然杜邦公司员工注意到了319出现的飞机,并立即展开调查寻找这飞行器绕着工厂飞的原因。经过调查,当天下午他们发现那飞行器是用于摄影调查的,而克里斯托弗兄弟就是摄影师。杜邦公司于那天下午联系到了克里斯托弗兄弟,并要求他们披露需要照片的个人或公司的名字。克里斯托弗兄弟以其客户希望匿名为由,拒绝披露该信息。

 

调查至此就进行不下去了。之后杜邦公司就起诉了克里斯托弗兄弟,主张他们不正当地获得了会披露杜邦公司商业秘密的照片,并出售给了未知的第三方。杜邦公司主张,它研发出了一种甲醇的生产工艺,该工艺高度机密但没有拿来申请专利,这种工艺使得杜邦公司对其他生产商有竞争优势。杜邦公司主张,该工艺是它经过许多昂贵并耗时的研究后才得到的商业秘密,公司也采用了专门的保密措施来保护该工艺。照片拍摄的区域正是设计用来以秘密工艺生产甲醇的工厂,因为工厂仍在建筑中,所以可以从工地上空直接看到工艺的一部分。杜邦公司主张,一个熟练的技术人员可以通过该区域的照片推断出生产甲醇的秘密工艺。*1014杜邦公司由此主张,克里斯托弗兄弟不正当地侵占了杜邦公司的商业秘密,因为他们拍摄了(涉案)照片并寄给了未知的第三方。在本案中,杜邦公司请求支付赔偿金弥补其因为商业秘密的不正当披露造成的既存损失,并且请求法庭签发临时和永久禁令禁止进一步传播已经拍摄了的照片,以及禁止再次拍摄甲醇工厂的照片。

 

克里斯托弗兄弟以没有管辖权,并且救济所需的起诉理由不足为由,申请驳回起诉。在书面证词取证时,克里斯托弗兄弟再次拒绝披露他们照片的收件人身份。于是杜邦公司申请强制令,要求(克里斯托弗兄弟)回答此问题及其相关问题。

 

196965,初审法院开庭审理了所有待审申请,以及克里斯托弗兄弟另外提出的即决判决申请。克里斯托弗兄弟以无管辖权和起诉理由不足为由提出的驳回起诉申请被法院驳回,法院还驳回了他们的即决判决申请。法院支持了杜邦公司的申请,要求克里斯托弗兄弟吐露他们客户的身份。在法院做出这些裁决后,克里斯托弗兄弟对法院作出的认为杜邦公司起诉理由充分,足有可能获得救济的认定,申请根据《美国法典注释版》第28卷第1292(b)条(28 U.S.C.A. § 1292(b))进行中间上诉,想要即刻获得对它的上诉复审意见。这一申请为法院所支持。初审法院判决杜邦公司起诉理由充分,对此本院表示同意,并维持该院的决定。

 

本案为一无先例可循案,因为得克萨斯法院从来没有碰到过那么精细的事实问题。因此作为一家多元管辖法院,本院必须小心谨慎,想想得克萨斯法院在碰到类似情况时会怎么做。本中间上诉所要审理的唯一问题是,杜邦公司的起诉理由是否充分,足有可能获得救济?克里斯托弗兄弟在初审法院那里和本院这里都主张,他们拍摄杜邦公司工厂并发给他们客户的行为没有“可以起诉追究的错误之处”,因为他们的行为是在公共的空域进行的,不违反政府的航空管制法规,不违反任何保密关系,也不牵涉到任何欺诈或非法行为。总之,克里斯托弗兄弟主张,要构成不正当盗用商业秘密的行为,必须要有侵入行为,其他非法行为,或者违反保密关系。本院不同意此观点。

 

克里斯托弗兄弟主张,之前的商业秘密案件都包含上述一个或多个要素,这是真的。不过,本院认为,得克萨斯法院不会把商业秘密保护限定为存在这些要素的情形。相反,在Hyde Corporation v. Huffines [2]一案中,得克萨斯最高法院明确采纳了以下《侵权法重述》所叙述的规则:

 

‘行为人未经授权而披露或使用他人商业秘密的,在以下情况下应当为此负责:(a)行为人以不正当手段获得秘密,或者(b)行为人披露或使用秘密的行为违背他人在向其披露秘密时形成的保密关系***。’

 

《侵权法重述》第757 (1939年版)

 

因此,虽然之前的案件都在处理违反保密关系、侵入或其他违法行为的事项,但规则本身比此前碰到的情况宽泛得多了。得克萨斯法院采纳《重述》的 (a)项时,没有将之限定在特定的过错范围内,而这条又是允许起诉以任何‘不正当’方法获得商业秘密的行为的。

 

不过,被告却把Furr's Inc. v. United Specialty Advertising Co.[3]理解为,得克萨斯的法律是被限定在保密关系中的。*1015Furr’s案的法院陈述道:

 

‘使用他人的想法不一定是违反法律的。要让受损方获得损害赔偿金和/或禁令,必须有个符合‘商业秘密’要件的东西,并且必须有人通过违反保密关系的行为获得了它。[4]

 

然而,本院认为,被告从这段话中摘录出来的有排他性的规则没有道理。首先,在Furr’s案中,法院明确地认定根本没有商业秘密,因为被主张为商业秘密的广告策划案已经完全向公众披露了。其次,法院认定,原告在向被告出售策划案的过程中,已经自愿地披露策划案的全部了。因此法院只是在处理违反可能保密关系的问题,而这个可能的保密关系又是根据已被合理披露的秘密产生的。法院所认定的只是在此情况下,如果不违反产生的保密关系,被告的行为就并无不正当。如果有案件的事实表明,获得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人是否有违规之处是个争议时,本院认为Furr’s案就不会把商业秘密保护限定在保密关系的违反中了。要是保密关系的违反是不正当商业行为的全部,《重述》(a)款就成了画蛇添足,对该条的此种解释和《重述》传统的精确措辞根本格格不入。所以,本院认定,(a)项的意思是,可以把通过‘不正当行为’获得商业秘密作为起诉理由,而通过采纳该款,得克萨斯最高法院又明确了这一层意思。Hyde Corporation v. Huffines, 同前注[5]

 

所以,问题还是航拍工厂建筑工地是否是获得他人商业秘密的不正当行为。本院认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是肯定的,而且得克萨斯法院也应当会这样认为。该州最高法院宣称:‘毫无疑问,法律的倾向是认可和保护商业世界中较高的商业道德标准。’Hyde Corporation v. Huffines, 同前注[6]。该法院引用的文章指出,获得竞争者商业秘密的适当方法是‘通过观察分析’对产品进行复制,该法院也赞同此观点。K & G Tool & Service Co. v. G & G Fishing Tool Service,[7]之后另外一得克萨斯法院也解释道:

 

‘科学发现的方法可能很明显,从已知因素中获得当下结果未知的实验可能很简单,或者就在公有领域中。但是这些事实不能拿来否认发现的价值,并且也不会给竞争者以借口来通过不公平手段获得知识而不必付出发现者已付的代价Brown v. Fowler[8],无撤销原判理由,拒绝签发调卷令(本院添加了着重号)。

 

所以,本院认为,得克萨斯的法律很明确。人们可以使用他竞争者的秘密工艺,只要他是通过对终端产品进行反向工程获得工艺的,或者是通过自身独立研究获得的。但是只要商业秘密的发现者采取了合理的措施来保护其秘密性,那么在未经发现者允许的情况下,人们是无法不付出劳动就获得工艺的。不花费时间和金钱就独立获知工艺是不正当的行为,除非权利人自愿披露工艺,或者没能采取合理的措施保护工艺的秘密性。*1016

 

在本案中,为了拍摄杜邦公司想要保密的工艺,克里斯托弗兄弟蓄意飞过杜邦公司的工厂。得到克里斯托弗兄弟寄出照片的第三方一定知道他们获得照片的方法,并且可能计划使用其中蕴含的信息来获得杜邦公司的工艺并生产甲醇。第三方只有在通过自身研究获得该工艺的情况下,才有权使用它,但现在所有的信息都表明,他完全是在杜邦公司采取合理措施维持秘密性的时候从杜邦公司那里得到该知识的。在此情况下,要禁止克里斯托弗兄弟不正当获得商业秘密,并且禁止未知的第三方使用不正当获得的信息,杜邦公司的诉讼理由充分。

 

本院注意到,这一观点完美契合了《重述》作者的态度。在评论不正当的获得方法时,《重述》的专家说道:

 

f.不正当的获得方法。通过不正当方法获得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人必须对秘密收益的损害独立负责。因此,使用物理力量从他人的口袋里取得秘密配方的行为,或者闯入他人办公室窃取该配方的行为,都是违规的,并且行为人还需要为此根据本部分其他段落陈述的规则负责。根据本规则,这类行为也是获得商业秘密的不正当行为。而根据本规则,即使行为除了损害商业秘密利益之外不产生任何其他损害,该行为也有可能是不正当的。这类行为像是通过欺诈性误述来诱导信息披露、电话窃听、窃听或者其他间谍行为。不可能用一张列表把所有不正当行为都写上。一般而言,不正当行为是不符合普遍公认的商业道德和合理行为标准的行为。’《侵权法重述》第757,评论f,第10 (1939年版)

 

在接受此态度时,本院意识到,在我们工业社会的一些领域,像本案中工业间谍行为那样的行为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运动了。不过,虽然本院致力于维护工业自由竞争,但还是不能接受把丛林法则引入我们商业关系中应有的道德标准。因为阻止工业间谍的成本过高,已经侵害到了创新精神,所以本院必须停止容忍间谍活动。本院必须保护商业隐私,使之免受无法被事先发现或预防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不过,本院并没有暗示,所有一般不能看到的东西都是受保护的,也不是所有从不寻常的角度发现信息的行为都是受到禁止的。其实,要让我们的工业竞争机制持续健康,必须给观察竞争者的行为留下余地。竞争者可以,也必须通过价格来竞争,并且通过产品质量、成分和生产方法来验证。可能商业秘密的发现者必须建造一般的篱笆和屋顶来阻止侵入的观察行为,但本院不能要求他们采取措施阻止那些现有的无法预料、侦测或阻止的间谍方法。

 

本案中,杜邦公司在建造一座工厂。虽然建筑完毕的工厂可以更好地保护工艺免受观察,但是在建造过程中商业秘密会暴露在空中视野之下。要是要求杜邦公司在未完工的工厂上加盖屋顶,那么可能花那么多钱能防止的只不过是学校孩童的恶作剧。*1017在这里,本院在此导入的并非新的或激进的道德观念,因为从社会道德风尚来看,掠夺行为从来没有在道德上被允许过。市场不能背离我们的道德观念。我们不能要求自然人或公司采取不合理的保密措施来防止那些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该做的行为。我们可以要求人们采取合理的措施来防止掠夺性的观察,但要求他们建造滴水不透的堡垒就是不合理的要求了,本院并不会要求工业发明人负这样的责任来保护他们努力的成果。‘不正当’一词总是有诸多微妙之处,它取决于时间地点和具体情况。所以,我们不必列出一张不正当商业行为的列表。然而,的确有这么一条戒律:‘汝不应于无合理抗辩之情形,施机巧伪诈之术以盗用商业秘密。’

 

本院判决,在杜邦公司工厂正在建造之时,航拍,无论拍摄的高度如何,都是获得其中商业秘密的不正当方法。得出这个结论后,本院就无需思考克里斯托弗兄弟选择的飞行方式是否违反了什么联邦航空管制法规了。在那种情况下,不管飞行合法非法,获得杜邦公司商业秘密的间谍活动都是不正当行为。

 

本院维持初审法院的判决,并且将本案发还该院进行实体审理。

 

就重新审理的申请,以及全席审理的申请,

本院判决:

 

驳回重新审理的申请。本合议庭成员或一般本法院现役法官都不认为需要全席审理(《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35条;当地《第五巡回上诉法院规则》第12条),故驳回全席审理申请。

 

C.A.Tex. 1970.

E. I. DuPont deNemours & Co. v. Christopher

431 F.2d 1012, 166 U.S.P.Q. 421

 

 




[1]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ifth Circuit.E.I. duPONT deNEMOURS & COMPANY, Inc.,Plaintiff-Appellee,v.Rolfe CHRISTOPHER et al., Defendants-Appellants. No. 28254.July 20, 1970, Rehearing Denied and Rehearing En Banc Denied Aug. 25, 1970.

 

[2] 1958, 158 Tex. 566, 314 S.W.2d 763

[3] Tex.Civ.App.1960, 338 S.W.2d 762,无撤销原判理由,拒绝签发调卷令。

[4] 338 S.W.2d at 766

[5] 译者注:1958, 158 Tex. 566, 314 S.W.2d 763

[6] 译者注:314 S.W.2d at 773

[7] 1958, 158 Tex. 594, 314 S.W.2d 782, 783, 788

[8] Tex.Civ.App.1958, 316 S.W.2d 111, 114